八字排盘  六爻排盘  姓名排盘  风水排盘  首页首页  日历日历  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  会员会员  群组群组  注册注册  登录  

分享 | 
 

 明朝天启北京王恭厂大灾难385周年祭

向下 
作者留言
蒋开文
管理员
管理员
avatar

帖子数 : 2379
积分 : 5194
威望 : 6
注册日期 : 11-07-26

帖子主题: 明朝天启北京王恭厂大灾难385周年祭    周三 十月 19, 2011 10:13 am

明朝天启北京王恭厂大灾难385周年祭

张卫民



今天是北京王恭厂大灾难385周年忌日,385年前的明朝天启六年,北京爆发了被称为世界三大离奇自然灾难的“王恭厂大爆炸”。






公元1626年5月30日上午9时(即明熹宗天启六年农历五月初六日巳时),位于北京城西南隅的工部兵工厂——王恭厂及其周围发生了一次离奇怪异的大灾难事件。这次灾难范围半径大约750米,面积达到2.25平方公里。王恭厂所在位置是:(见[明]张爵《京师五城坊卷胡同集》)大约今西城区新文化街以南、象来街以北、闹市口南街以东、民族宫南街以西的永宁胡同与光彩胡同(原名棺材胡同)一带。光彩胡同,“1626.5.30”大灾难过后取名棺材胡同,解放后因其名不雅而改为今名。这里的前王恭厂、后王恭厂胡同,便是明代王恭厂的故址。其位置在北京内城的西南隅。王恭厂的设置年代,大约可以和北京城的设置等同,即明永乐十八年(1420年)。王恭厂隶属于工部,厂内有监厂太监一人,工匠三十余人,还有一些临时招募来的帮工。日产火药约半吨,日常贮备量约为十多吨(两万多斤)。

北京城这场大灾难,不是一般的黑火药爆炸,在灾难之前早已有征兆出现。皇帝的司礼太监刘若愚是这次大灾变的目击者之一,在他所著的《明宫史》一书中,详尽地记述了这场巨大灾变。据他记载:五月初二日夜里,前门角楼出现“鬼火”,发出青色光芒,有好几百团之多,飘忽不定。不一会儿,鬼火合并成一个耀眼的大火团。《天变杂记》记载:在事发之前,后宰门的火神庙中忽然传出音乐,一会儿声音细些,一会儿声音粗些。守门的内侍刚要进去查看,忽然有个大火球一样的东西腾空而起,俄顷,东城发出震天的爆炸声,在爆炸中有许多人失踪。有一位新任总兵拜客,走到元宏寺大街,只听一声巨响,他和他的7个跟班,连人带马消失得无影无踪了。还有西会馆的塾师和学生一共36人,一声巨响之后,也没了踪迹。承恩街上有一抬八人大轿正走着,巨响后,大轿被打坏扔在街上,轿中女客和8个抬轿的轿夫都不知去向。正在爆炸中心范围内,走在街上的官员薛风翔,房壮丽、吴中伟的大轿被打坏,伤者甚众,工部尚书董可威双臂折断,御史何廷枢、潘云翼在家中被震死,到京才两日的绍兴周吏目之弟于蔡市口遇六人,拜揖尚未完,周某的头突然飞去,身体倒在地上,而旁边的其余6人却无恙。爆炸之时,许多树被连根拔起,掉落在远处猪马牛羊鸡鸭狗鹅,甚至残破的头颅及手脚更时纷纷被卷入云霄,又从天空中落下。据说这一场碎尸雨,一直下了两个多小时。木头、石块、人头、断肢,还有各种家禽的尸体,纷纷从天而降,其中尤以德胜门外落下的人臂、人腿更多。据记载:这次遇难者,不论男女,不论死活,也不管是在家中还是在路上,很多人衣服鞋帽尽被刮去,全都是赤身裸体,一丝不挂。一篇当时的人写的笔记记载着这么一件事:在元宏街上有一乘女轿经过,只听一声震响,轿顶被掀去,女客全身的衣服都被刮走,赤裸裸地仍旧坐在轿中,全身竟没有一丝伤处。他们的衣服都被吹到哪里去了呢?事后有人发现,衣服全都飘到了西山,挂在树梢上。昌平县校场落的衣服堆成小山,其中器皿、衣服、首饰、银钱都有。皇帝明熹宗正在乾清宫用早膳,突然地动殿摇,“乾清宫御座、御案俱翻倒”,明熹宗不顾九五之尊,起身冲出乾清宫直奔交泰殿,“内侍俱不及随,只一近侍掖之而行”,途中“建极殿槛鸳瓦飞堕”,正中近侍头部,脑浆迸裂倒地而亡。紫禁城中正修建大殿的工匠,因“震而下堕者二千人,俱成肉袋”。

刘若愚《酌中志》:初六日辰时,忽大震一声,烈踰急霆,将大树二十余株拔出土,又有坑深数丈,烟云直上,亦如灵芝,滚向东北。自西安门一带,皆霏落铁渣如麸如米者,移时方止。自宣武街迤西、刑部街迤南,将近厂房屋猝然倾倒,土木在上而瓦在下,杀有姓名者几千人,而阖户死及不知姓名者,又不知几千人也。凡坍平房屋,炉中之火皆灭。唯卖酒张四家两三间之木箔焚燃,其余则无焚毁。凡死者肢体多不全,不论男女尽皆裸体,未死者亦皆震褫其衣帽焉。

明代有重要史料价值的官方新闻通讯刊物《天变邸抄》对此灾有详尽的记载,摘录如下:“天启五月初六日巳时,天色皎洁,忽有声如吼,从东北方渐至京城西南角,灰气涌起,屋宇动荡。”“北城都察院,(都察)此日进衙门,马上仰面见一神人,赤冠赤发,持剑坐一麒麟,近在头上。(都察)一惊,堕马伤额,方才嚷问,东城忽震”。“大木飞至密云,石附马街五千斤大石狮子飞出顺城门外。承恩寺街有女轿八肩来过,震后止见轿俱打坏在街心,妇女、舆人都不见。圆宏寺街有女轿过,一响掀去轿顶,女人衣饰尽去,赤体在轿竟亦无恙。”“所伤男妇俱赤体,寸丝不挂,不知何故?有一长班于响之时,帽衣裤鞋袜一霎俱无”。“衣服俱飘至西山,挂于树梢。昌平州教场中,衣服成堆,人家器皿衣服首饰银钱俱有。”“粤西会馆路口有蒙师开学,童子三十二人,一响之后,师徒俱无踪迹”。“蓟州城东角震坍,坏屋数百间,是州离京一百八十里。初十日,地中掘出二人,尚活。问之,云:‘如醉梦’。又掘出一老儿,亦活。”在王恭厂奇灾中,是什么力量能使三个人从北京到蓟州飞行飘达一百八十里皆落地不死?是什么力量能极快地剥去人衣送到几百里外而又能不伤人?为什么被脱衣者竟不知自己的衣服是如何被脱光的呢?这其中一定有某种必然性因素在起作用,然而这种必然性因素今后能被人类所认识吗?这种神奇的力量今后能被人类所掌握、控制和利用吗?详见我的新浪博文:奇特的“大风吹人”事件 。

最使人难解的是有以下怪异之处:其一,事先征兆特异。据《东林始末》记载,五月初二日夜里,前门楼角出现“鬼火”,发青色光,有好几百团,峨忽不定。不一会儿,合并成一车轮大的一团。《天变杂记》记载,后宰门有一火神庙,五月初六日早晨,忽从庙内传出音乐,一会儿声粗,一会儿声细。守门的内侍刚要进去查看,忽然有个大火球一样的东西腾空而起,俄顷,东城发出震天爆炸声。其二,人群失踪,极为怪异。据记载,有一位新任总兵拜客,走到元宏寺大街,只听一声巨响,他和他的7个跟班,连人带马无影无踪了。还有,西会馆的塾师和学生共36人,一声巨响之后,都没了踪迹。据说承恩街上有一抬八人大轿正走着,巨响后,大轿被打坏放在街上而轿中女客和8个轿夫不知去向。更奇怪的是,菜市口有个姓周的人,正同6个人说话,巨声响后,头颅突然飞去,躯体倒地,而近旁的6个人却安然无恙。石附马大街有一尊1000斤重的大石铆子,几百人推移不动,居然被一卷而起,落在10里外的顺成门外,猪马牛羊、鸡鸭鹅狗更是纷纷被卷人云霄,又从天空落下。据说,长安街一带,纷纷从天上落下人头人脸来,德胜门一带,落下的人的四肢更多。一场碎尸雨,一直下了两个多小时。木头、石头、人头、人臂以及缺胳臂断腿的人,无头无脸的人,还有各种家禽的尸体,从天而降,骇人听闻。其四,裸体奇闻。据记载,这次遇难者,不论男女,不论死活,也不管是在家在路上,很多人衣服鞋帽尽被刮去全为裸体。

奇异的“脱衣”现象。“所伤男妇俱赤体,寸丝不挂,不知何故”(《天变邸抄》)。“凡死伤俱裸露,员弘寺街轿中女赤体无恙”(《国榷》)。“木石人复自天雨而下,屋以千数,人以百数……死者皆裸”(《帝京景物略》)。屯院内有个文书手执锹镢站在倒塌的瓦砾上,大喊:“喂,下面有人吗?”忽听上面有人细声:“快救救我!”众人喊:“你在哪里”?答道:“我在这儿”。众人又问:“你是谁”?答道:“小二姐”。等到将她挖出来一看,哎呀!她竟然赤身裸体,一丝不挂,连裹脚的长布条也没有。惊得大家目瞪口呆。此时,文书慌忙脱下自己的长衫,将小二姐裹起来。足见“脱衣”现象是大灾难中的一个显著特点。

这一事件目击者甚众,留传下来的相关记载不少。古人的记载从不同的角度观察,描写有血有肉,极为丰富,绝大多数对现象的描述极少相互矛盾,反而相互佐证,真实可信。这种记载,具有不可辩驳的真实性,是指导我们正确分析的基础。但是受到当时科学水平的限制,也留下了个别显然带有迷信色彩的记载,真实性大打折扣,扰乱了后人对这一事件进行分析。我们要认真对待每一条记载,采信描述相似、相互补充佐证、可信度高的记载,个别相互矛盾的地方分析原因,给出合理的解释,分析剔除迷信的传说和明显与本次事件相悖的记载。

1、地震说

据史料记载,京畿仅明代就大小震百余起。官方未明确此灾变为地震所致,灾变前后如“大震一声”、“殿震”、“震撼天地”、“时息地震”、“震后 ”等种种迹象与地震均有诸多相符之处。若北京城“1626.5.30”大灾难,是因地震直接促发火药库而引起的,那么这次地震具有裂度大而震区面小的特点,比如震灾中心(宣武门内大街以西,刑部街以南)破坏力几乎达到摧毁性程度;然而在离震灾中心较近的建筑真如寺、承恩寺等均未受到多大破坏,这种情况是举世未见的;再者蘑菇状烟云,也不是地震出现的现象;又如“不论男女,尽皆裸体”,“寸丝不挂”,“褫衣物”的现象,也非地震的后果;至于灾变中产生的巨大冲击波,在地震史上也少有先例。

在北京城大灾难之前,京城已出现了许多空间等离子体大量聚集的征兆。如:“(天启六年)四月廿七日午后,有云气似旗,又似关刀,见在东北角上。其长亘天,光彩初白色,后变红紫,经时而灭(很像“地震云”)。五月初三日,又见于东北方,形如绦,其色红紫。初四日,又见类如意,其色黑。”这些红紫、红赤、黑色的条状、旗状云,显然都是地内聚集的等离子体与电离层、磁层等离子体感应生成的等离子体云。

这些云出现后会不会一定有地震?若有的话多长时间出现地震?根据记载:1626年6月28日山西灵丘发生7.0级地震,会不会是预测的这一次呢?确实很难将“地震云”和王恭厂灾变联系起来。

这个灾变系统是移动的。从“渐至”一词大致可以判断出系统的移速类似于直升飞机的速度,这与龙卷风移动速度平均15m/s、最快的可达70m/s的特点也是一致的。据地震理论:地震引起的地裂的速度达到4000m/s。这次灾变长度仅几里,几秒之内即可完成,如果是地震,不会出现像“渐至”这样相比起来慢吞吞的移速。伴随着声音到来的是“灰气涌起,屋宇动荡”。这说明上升气流强大,非一般大风,且一般大风很难会使“屋宇动荡”。资料显示,地震和风没有必然的联系。唐山大地震幸存者事后叙述:(地声)好似刮风,但树梢和菜叶都不动。而这个房屋持续“动荡”、灰气“涌起”,是伴随着声音到来一起发生的,并一起向西南王恭厂方向移动,到王恭厂之后才传出巨响的。因此,该现象和地震现象是不同的。

是否存在“地震”尚存争议。(1)缺乏明史支持。“天启六年五月初六那天,如京城确有地震,钦天监及内外观象台一定要报告的,否则会承担隐漏之罪;而当时北京的几座观象台的设备、人员水平,在全国都是高超的,不会对地震观测不出来。但是他们都没有提出发生地震的报告,官方文书也无京师地震之记载”。(2)无论“地震”还是“地震引发”都缺乏确凿证据。“巨声带来了地面轻微震动”。用“蓟门地震”记载证明北京地震的做法,实在是不妥。试想:百里外“蓟门”的地震都有史载,京师这么大的“地震”却为何没有留下记载?


王恭厂大灾难物体抛飞示意图

2、龙卷风说

龙卷风是一种小范围的强烈旋风;从外观看,是从积雨云(或发展很盛的浓积云)底盘旋下垂的一个漏斗状云体,有时稍伸即隐或悬挂空中,有时触及地面或水面;旋风过境,对树木、建筑物、船舶等均可能造成严重破坏。龙卷风范围小、寿命短,属于小尺度对流性天气系统。因此,龙卷风的发生必须具备对流性天气发生的条件:大气层结的不稳定、充沛的水汽和触发机制。龙卷风的持续时间很短,往往只有几分钟到几十分钟;移动速度平均15m/s,最快的可达70 m/s;移动距离一般为几百米到几公里,个别可超过几十公里。龙卷中心是下沉气流,四周为急剧上升的气流。上升气流速度可达60m/s,其最大处出现在离地50m左右的高度上。

龙卷风中心气压可低于400hpa,有些甚至低到200hpa。人们日常生活的大气压力大致为一个大气压,为1013.3hpa。以压差600—800hpa计算,龙卷风中心每平方米要承受6到8吨的作用力。其水平气压梯度极大,最大可达到2hpa/m。龙卷风的风速也极大,最大可达100—200m/s以上。飓风风速在32.7—36.9m/s的为12级,大于等于61.3 m/s的为18级,可见龙卷风风力远远超过飓风。龙卷风还有旋转、吸管作用。因此,龙卷风具有很大的破坏力,所经之处,树木、房屋、农作物等都可能被席卷一空,撕得粉碎。

王恭厂一带灾情最严重,尸体糜烂,“秽气熏天”,说明好几天无人清理。从僵尸“层迭”分析,尸体从空落下才至于成层,“瓦砾盈空而下”证实了这一看法。从这种风格上看,这显然不属于地震,而像龙卷风。“龙卷风”假设,轻易解释了“脱衣”、“吸物上天”、“低温冷火”等其他诸多假说解释起来备感困难的现象。

据受灾现场分析,龙卷风是从京城东北向西南移动过程中,从接近地面到触地,并对地面建筑造成破坏的过程。这个房屋持续“动荡”的发生时间,是在龙卷风未到“火药厂”之前就开始了。龙卷风到达王恭厂后盘滞了一段时间,此时是龙卷风把药楼吸飞后再不断掘坑的过程。龙卷风对地面造成破坏的方式与爆炸、地震是不同的,爆炸、地震是在瞬间完成,而本次龙卷风的破坏是一个作用时间较长的过程,一个在停留地点不断吸引地中土壤上天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龙卷停留时间越长,掘的坑越深。这个过程中,龙卷不断制造出巨大噪声,听起来就是“地中霹雳声不绝”。

“遥望云气,有如乱丝者,有五色者”。这种云大家都遇到过,是夏日雷雨天气发生后常见的高云,是积雨云顶或附近的伪卷云、毛卷云之类,和主体云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有如灵芝黑色者,冲天而起,经时方散”,即冲天而起的黑云样子像灵芝。灵芝的形状与龙卷风云系外形很像。灵芝像个带柄的圆树叶,柄在叶的一侧,而龙卷风的位置也在积雨云的边缘而不是中心。

文献记载中有“忽”字,王业浩奏折等描述该事件时也使用了“忽”字,可以理解为“爆炸声是突然听到的,而在爆炸前没有听到任何的巨响”,但这是指爆炸声,与《天变邸抄》的“有声如吼,自东北渐至西南”等句的真实性并不矛盾。“大震一声,烈逾急霆”,描述的巨响与《天变邸抄》一致。“将大树二十余株拔出土,又有坑深数丈”,具体地点没有交代,但依另外一些记载,应该指王恭厂及附近。这些大树是不是下文提到的那些飞向密云的大树,不得而知,。“烟云直上”是在告诉我们气柱形态,“亦如灵芝”也是交待这个情况,同时进一步描绘出系统外形。“滚向东北”,当烟云升到一定高度后翻滚着向东北倾斜。

“自西安门一带,皆霏落铁渣如麸如米者,移时方止”。持续大约2小时的从天空降落的如麸如米的大量铁渣肯定不是无中生有,绝对来自地面受灾区储放大量铁渣的地方。答案只有一个:王恭厂。而西安门就位于王恭厂的东北方向,属于龙卷风气柱的下方。对于王恭厂是否为火药厂,历来分歧很大。本文认为,关键还要看现场的证据:从降落在西安门一带为数不少的细粒状“铁渣”分析,一是这种东西不属火药的成分但可以加在火药内增加杀伤力(过去猎人使用的猎枪火药中就加入了这种东西,叫铁珠子);二是属生产用的原材料,用于制造铁器,联想到王恭厂原来叫铸锅厂,那么很可能是用来生产铁兵器的。

在龙卷的强大引力下,“尘土火木”从四面八方飞集,同样又是龙卷风抛撒的作用。这些被吸入空中的房梁、屋檐、窗框、房瓦等,又像秋天落叶一般纷纷飘落下来。

明高汝拭《皇明续纪三朝法传录》点出王恭厂内“庭树尽拔而无焚烧之迹,药楼飞去而陷数丈之坑,库中军器如故,神箭火木尘封”。这么大的灾情,上万房屋夷为平地,附近伤亡上万人,而正在王恭厂厂内撮火药的工作人员竟然能幸免于难,特别是王恭厂院内不仅没留下一丝焚烧后的痕迹,连库中火器、火药都纹丝没动,这说明用火药爆炸去解释部分受灾的王恭厂灾是行不通的。联系上下文,本文认为,龙卷风到达王恭厂击中“药楼”后应在原地盘滞了一会,在附近打旋,这个时间强大的吸力使它掘出一个(或两个)大坑,同时也把厂内作原材料用的碎铁屑吸了个干净,之后撒到西安门一带。

从大树被吸上天,飞到百里之外的密云,以及石头在空中磨转不下、死者裸体的现象,可断定旋转的吸力来自空中。

龙卷风具有突发性和毁灭性特点,经常发生在春末夏初季节。就北京城“1626.5.30”大灾难的灾害范围及“僵尸重叠,秽气熏天;瓦砾盈空而下”之景看似为此风所致。而龙卷风袭击范围往往在灾区百米之外很平静,就是受灾区与非灾区界限分明,而地震就不明显。至于石驸马街大石狮飞出宣武门外,史实确有记载,并且王恭厂之北的数千斤重物———石狮子被甩到南城墙外,然而并未见城墙塌陷,故石狮子的远抛似为龙卷风的巨力造成。然而灾变前如“从西南方,有声如雷;鸡犬皆惊,振物有声;初九丑时,复巨声西来,门窗皆响;震声南至河西务,东至通州,北至密云”等征象,单以龙卷风之说也难以解释.

死者多肢体不全。活者则不仅断胳膊折腿,而且在巨响过后全都变得一丝不挂。有一长班于巨响发生的刹那间鬃帽衣裤鞋袜全部消失。圆宏寺街有妇女乘轿经过,巨响后轿顶被掀掉,轿中妇女立刻成为赤祼之身。有一个人因腿部受伤,卧在地上,看见众多妇女祼身经过,有以瓦片遮羞处者,有以半条脚带掩者,有的披着半边褥子,有的拖着一幅被单,顷刻间就有数十人,这个人虽身体痛楚却又感到好笑。震后有人入京报告,西山飘来大量衣服,挂于树梢,随风飘扬。昌平州教场中衣服成堆,器皿、首饰、银钱也落得满地都是。选择性地转移物品,没有人感觉到风的存在,说明灾难当时没有发生龙卷风或飓风。

“飓风罹难”说可以解释石狮子远抛、卷物上天,树木连根拔起、尸体在180里远落上和各种裸体现象,但无法解释地震、火球、地声等现象。

火龙卷与龙卷风的形成机制不同,危害方式也不同。火龙卷不是气象学意义的龙卷风,它与来自发展旺盛的积雨云龙卷风的机制不同,是地面大火引起,其能量来自下面大火,一旦脱离大火失去能量来源就会很快消亡,生命史很少超过10分钟。火龙卷是火龙,虽有拔树、吸物的记录,但现场会留下烧痕。而北京城“1626.5.30”大灾难前后过程之中并没有发生火灾。

3、陨石说

“飓风一道,内有火光”,“西安门一带皆霏落铁渣,如麸如米者,移时方止”,以及呈方向性的冲击波、陨击坑等记载,认为此次灾难可能系陨星坠落造成的。但是灾难发生后,在现场并没有发现任何陨石。

4、火药焚爆说

在“王恭厂大爆炸”事件中,现场没有发现热“爆炸”存在的证据,因此,王恭厂当时并没有发生大爆炸。由于大灾难范围比王恭厂的面积大几百倍,将此次灾难称为“王恭厂大爆炸”是不合实际的,因此,我称之为“北京王恭厂大灾难”。

(1)王恭厂总人数七八十人,属于兵工厂,不单纯制造火药。在科技不发达的明代,几十人手工作坊式制作方式是如何也制造不出百万斤的黑火药来的。

(2)从记载看,火药是坛装的,按50斤药装一坛占地1m2计算,平面摆放1万斤至少要占200 m2,百万斤至少要占20000m2,合30亩地以上。这个面积比王恭厂总面积还要大。如此多的火药,存储、管理(防潮、防雨等)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3)近“高爆”中心有人幸存。这在百万斤的黑火药爆炸时产生的冲击波、数千度的超高温下是不可思议的。

(4)低温冷火、不焚寸木的现场:王恭厂院子里的树全给拔出来了,没有一点点过火的痕迹;用来制造或存放火药的“药楼”飞了,在原处留下数丈深的大坑,而厂内仓库中存放的火兵器却纹丝没动。

(5)关于天然气爆炸说。王岩先生提出:“夜间天然气累积,早晨九点生火做饭引爆”。要知道,这是在有着数十万各色各样人口而没有进入电力照明时代和燃气时代的全国中心都市而不是生活在百十来户的农村村庄。要炸早就炸了,不会到九点才爆炸。况且全国古往今来如此奇灾只此一次。详见《梁国坚:明天启六年王恭厂灾变之气象成因探析》。

关于王恭厂火药灾。明代,政府在城内设厂专门制造、贮存火药和兵器。当时制造的是黑色火药,制成后装入陶坛内贮存在地窖里。明朝宦官专权,遍及政府各个部门,在火药库的管理方面也不例外。由于这些人没有知识,又擅权胡为,故火药库屡屡发生事故。例如,明神宗万历三十三年(1605年)九月丙申,是日申刻,京师地震,自东北向西南行,连动二次。时三大营(按,即京军)官军于盔甲厂(今北京东便门内盔甲厂胡同)关领火药。监放火药的宦官臧朝、王才因坛内旧火药已结成硬块,不便分发,就命令工匠用铁斧劈开,结果造成爆炸,“声若雷霆,火枪、火箭迸射百步之外,烧死臧朝及把总傅钟等十员、军人李仲保等八十三名。其局内工匠人等并街市经过居民死伤者多不可稽,焚毁作坊五连,约三十余间,火药火器无算”。

人们一般认为明代北京城大灾难始于熹宗天启六年的王恭厂灾,实际如上所述,在神宗万历之世就已有发生,只不过天启六年王恭厂灾是其中最大的一次。在其后的毅宗崇祯之世,此类事故仍然频繁不绝。如崇祯七年(1634年)“九月庚申,王恭厂火药灾,伤毙数千人。”崇祯十一年(1638年)的一年之中,竟连续发生3次之多。《明史•五行志二》记载:“十一年四月戊戌,新火药局灾,伤人甚众。六月癸巳,安民厂灾,震毁城垣廨舍,居民死伤无算。八月丁酉,火药局又灾。”安民厂在北京西直门街北,是天启六年王恭厂火药灾后,熹宗另在这里择址新建的火药兵器厂。新火药局在宣武门街北口街西,是毅宗崇祯之世建立的火药兵器厂。太监刘若愚《明宫史》记载:“崇祯戊寅(崇祯十一年)四月初五日卯时,新火药局忽震一声,损坏房屋、人民许多。至六月初二日午时,安民厂大震,略减于天启六年时也。八月初七日卯时,局复大震,且延烧草若干垛。其涌起之烟,各如灵芝、如云、如浪,移时方散。圣明(指崇祯皇帝)矜怜之,发银分赈……复施棺或席殓埋……至庚辰(十三年,公元1640年)四月初二日,新局造火药处,复响一声,损人命房屋甚多。”

由于王恭厂火药库正是灾变中心,故灾后就曾有人说:“王恭厂不戒自焚,致都城之扰”。再加上王恭厂爆炸造成“天崩地塌,昏黑如夜,万室平沉”和巨大的伤亡现象,及王恭厂制造火药的特殊性,让很多人相信此事件是王恭厂黑火药引爆所致。据史料记载:“每五日,三大营共领火药三千余斤”。若这么多火药一旦发生焚爆,可能在瞬息间形成高温高压的气流,并迅速向周围扩散,可下冲使地面成坑,向四周可使建物倾倒,上可携物飞空,甚至“大震一声,裂逾急霆”。其产生的地面震动和声响,传到通州河西务,远在百里之外的平谷、密云、遵化、迁安的地面都随之发生震动并听到如雷的声响。王恭厂事件爆炸威力之大,撼天动地之巨,远非火药库失事或地震引起灾变所能解释。然而值得一提的是,爆炸中心却“不焚寸木,无焚烧之迹”。至于为何火药会爆炸,经推断可能是电光火球。

尤其是爆炸后出现的“人群失踪现象”和“脱衣现象”,更是令现代科学的理论无法解释的。因为炸死了人也会有尸体或被炸断的肢体残骸存在,怎么能几十人都没有了踪影呢。“脱衣现象”更是令人匪夷所思,因为一个人要脱去全身内外衣裤,必须要举手抬脚才能做到。怎么会一声震响后,全身衣服都被刮走,变成赤身裸体了呢。强风刮去衣服,也先要把衣服吹破裂,才能刮去,那总有衣服撕碎的破片存在,不可能象变戏法似的,一下子就将人穿着的衣服不经手脚就脱了出来,而且还挂在另处的西山树梢上,和堆在昌平县校场上。就象是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在做这件事情,那么这种神秘力量又是来自什么地方呢?无论是幸存者,还是死伤者,凡是被那股骤起的飓风袭击的都呈裸体状,实在是空前罕见的怪事。



分析与讨论

这次大灾难有许多明显区别于普通化学爆炸的异常现象。国内一批专家学者对这次大爆炸研究后得出一个基本一致的结论,判定这是一次地震、火药、可燃气体静电爆炸三位一体的灾害事件。并于1990年7月由地震出版社出版了专著《王恭厂大爆炸——明末京师奇灾研究》。也有专家认为,这是一次典型的“大规模空间等离子体爆炸性复合并伴有地内等离子体复合放能”事件,是一次发生在地表的超大规模的雷电现象:这次大爆炸可能正是由于在地内已积累了大量等离子体,形成了较强的静电场(历史文献中有“地中霹雳声不绝”的记载),在这个电场的感应下,电离层中的高密度的巨大等离子体云(记载中的特大火球)突然降落地面,发生爆炸性复合而导致的巨大灾变。

发生等离子体复合爆炸时,人体和衣服被沾染上了大量同号电荷(离子)——实际的情形并非只沾染了一种符号的电荷,而是沾染的某一种符号的电荷量比另一种符号的较大,即一种非均衡等离子体;同时也使地面和地面上的石狮、房屋、树木、牲畜等物体沾染上了同号电荷,由于电荷同号相斥,衣服被斥离人体,石狮、房屋被斥离地面,树木因受斥力而被拔起(而不是炸毁),所以才会出现人皆裸体、大树被拔、石块、屋瓦乱飞的景象。而这是其他任何形式的爆炸——无论是火药、炸药、化学品、煤气爆炸等都不具有的现象。能将衣服这样易受空气阻力影响的物品由城内推至西山、昌平,将五千斤石狮推出城外,大树连根拔起(而不是炸飞),绝非普通爆炸所致。

王恭厂也在爆炸范围内,居住附近的百姓说王恭厂有铁砂纷纷飞散,但这是在“蘑菇”云、“灵芝”云落地之后,冲击波摧毁了小火药储藏室必然的结果。

忽然,在京城东北方向传来声音。“声音如吼”4字,即解释了声音听起来像什么,又解释了声音大的不得了。灾变系统从京城东北呼啸着移到京城西南,不久从京城西南传来一声巨响,如此的巧合使我们不得不将它们联系起来。“须臾”就是不久或过了一会的意思,之后在京城西南传出了一声“大震”,这是一个时间的过程。一声“大震”及伴随着的“天崩地塌,昏黑如夜,万室平沉”和巨大的伤亡现象,又加上王恭厂制造火药的特殊性,让很多人相信这是王恭厂黑火药“大爆炸”。引用较多的当属明沈国元《两朝丛信录》所载吴二所言“但见飚风一道,内有火光,致使满厂药罐烧发”。资料记载,王恭厂只是一个总人数七八十人的兵工厂,负责制造盔甲、铳炮、弓矢、火药之类,并不单纯制造火药。“同作三十余人”如何造出能产生出据推算有上百万斤级火药爆炸能量的火药来?如果真存在过那么一次爆炸,如此近的距离,别说百万斤级,就是上千斤恐怕工匠吴二也早已尸骨无存。

灾变中的巨响不仅很响,而且传得很远,“遵化去京三百里,皆闻其声,人或以为地震,久之而知其非也”。南面的天津河西务,东面的通州,北面的密云、昌平这些地方,距北京数百里之遥,居然都反映说听到了。大多数持地震主因说的学者不认为这巨响是“地声”。对于是否为“爆炸”声,北京市社科院历史所研究员于德源在《明熹宗天启六年地震新考》一文阐述了他的看法:“如果王恭厂火药爆炸真正能够引起百里之外的密云、平谷、遵化等地同震,那么北京城应当早已不存在了,决不会仅仅夷平其西南一隅的建筑”。

没有发现热“爆炸”存在的证据。(1)王恭厂总人数七八十人,属于兵工厂,不单纯制造火药。在科技不发达的明代,几十人手工作坊式制作方式是如何也制造不出百万斤的黑火药来的。(2)从记载看,火药是坛装的,按50斤药装一坛占地1m2计算,平面每摆放1万斤至少要占200 m2,如此多的火药,存储、管理(防潮、防雨等)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3)近“高爆”中心有人幸存。这在百万斤的黑火药爆炸时产生的冲击波、数千度的超高温下是不可思议的。(4)低温冷火、不焚寸木的现场:王恭厂院子里的树全给拔出来了,没有一点点过火的痕迹;用来制造或存放火药的“药楼”飞了,在原处留下数丈深的大坑,而厂内仓库中存放的火兵器却纹丝没动。因此说“热爆炸”子虚乌有。

古印度“死丘岛”毁灭事件

1922年,印度考古学家巴纳尔季在印度河口的一个小岛发现一片古代废墟,所有迹象表明,这个城市是毁于一次突然的灾难。该地区到处是烧熔的黏土和矿物碎片,显示出一种爆炸和大火的痕迹。巨大的爆炸力将古城半径约1000米内的所有建筑物全部摧毁,还有一个明显的爆炸中心,在这个中心所有建筑都夷为平地,由中心向外延伸,距离越远破坏程度越轻。

经考证,古印度的一座城市摩亨佐•达罗,在公元前15世纪突然消失就是由于一次闪电引起的猛烈爆炸和大火而毁灭的。古印度诗史《摩诃婆罗多》中这样描绘:“突然空中响起巨大的轰鸣,接着是一道闪电撕裂天空,南边天空一股火柱冲天而起,耀眼的火光胜过太阳,被割成两半的天空——(与通古斯大爆炸相类似)房屋街道及一切生物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大火烧毁了……”

“这是一枚弹丸,却拥有整个宇宙的威力,一股赤热的烟雾与火焰,明亮如一千颗太阳,缓缓地升起在天空,光彩夺目照人……”“可怕的灼热使动物倒毙,河水沸腾,鱼类等统统烫死,水面飘着死鱼,死亡者烧的如焚焦的树干……”

另外,印度历史上曾经流传过远古时发生过一次奇特大爆炸的传说,许多“耀眼的光芒”、“无烟的大火”、“紫白色的极光”、“银色的云”、“奇异的夕阳”、“黑夜中的白昼”(这些都是空间等离子体高度密集后发生复合导致的现象)等等描述。……在古城的大爆炸中,至少有3000团半径达30厘米的黑色闪电和1000多个电光火球参与,因而爆炸威力无比。

“死丘”大爆炸由于年代久远,记录和传流下来的信息量较少。其最突出的一个特色是爆炸前出现大量“电光火球”,分析已知,闪电是空间等离子体发生复合产生的一种现象,而“电光火球”则是由一些特殊的带电离子(等离子体)发生复合并伴随某些活泼化学物质如臭氧、氧化氮、炭基化合物等等燃烧而形成的。



“1908.6.30”通古斯大爆炸与北京城“1626.5.30”大灾难之比较

1908年6月30日早上7:17分,位置在北纬60度53分09秒、东经101度53分40秒,在俄罗斯帝国西伯利亚森林的靠近通古斯河附近(今属俄罗斯联邦埃文基自治区 ),突然爆发出一声巨响,巨大的蘑菇云腾空而起,天空出现了强烈的白光,气温瞬间灼热烤人,爆炸中心区草木烧焦,七十公里外的人也被严重灼伤,还有人被巨大的声响震聋了耳朵。不仅附近居民惊恐万状,而且还涉及到其它国家。英国伦敦的许多电灯骤然熄灭,一片黑暗;欧洲许多国家的人们在夜空中看到了白昼般的闪光;甚至远在在洋彼岸的美国,人们也感觉到大地在抖动……。其破坏力后来估计相当于1500-2000万吨TNT炸药,并且让超过2150平方公里内的6千万棵树由树根至树梢全部被碳化。“1908.6.30”通古斯大爆炸是由于美国发明家尼古拉-特斯拉的死光实验造成的。根据其树木的炭化程度及土地的磁化,可发现这并不是一般的线形闪电所造成,而更像球形闪电所释放的巨大能量。在此爆炸发生前期的夜晚,莫斯科等城市上空均出现极亮的闪电,那很可能就是特斯拉在进行远距离无线能量传输试验。并经过精准的运算后(误差不超过一度),准确将强大的交流电集中于通古斯这个杳无人烟之地。1912年尼古拉.特斯拉在美国国会的听证会上提到:他已经可以让强大的电力在任何时间在任何地点释放出来!特斯拉的远距离无线能量传输装置——华登克里夫塔本身就是一台威力无比的超距死光武器。请看视频 我的导师尼古拉.特斯拉(上) 、我的导师尼古拉.特斯拉(下) 。

通古斯的大爆炸与北京城“1626.5.30”大灾难有所相似。资料表明,通古斯地区当时地下已积聚了巨量等离子体:“接踵而至的是发自于地下的隆隆轰鸣和爆炸声,犹如远方传来的炮击声,这次比第一次更响,同时又听到隆隆的雷鸣声,过了一刹那,又是一声爆响。……“他们不约而同地证实说,他们看见了北部天空中的“火球”,听到了爆炸的“长时间的雷鸣”。在距中通古斯盆地西南六十公里远的坎斯克,人们在街上听到了“强烈的地声”。“地中霹雳声不绝”,表明地内也已积累了大量等离子体并发生复合(霹雳正是等离子体复合产生的声音)。爆炸的“长时间的雷鸣”也显示了是等离子体的复合过程,而不是核爆炸或其他形式的爆炸过程。地下的轰鸣声,也正是地内等离子体发生复合产生的响声。

巨响和颤动刚刚停歇,天空立刻就刮起了狂风。咆哮的飓风将树木连根拔起,把牧民从马背上掀翻在地;房屋和篱笆被旋风卷走,窗玻璃全被刮碎,房倒屋塌。……——当空间等离子体复合为气体时,就可以产生这样的狂风。

“爆炸之后整整三天,通古斯地区没有了黑夜,数千平方公里的旷野上空一直保持着明亮的橘红色天光,远在西欧的伦敦,一连几个晚上人们都看到了罕见的“白夜”,甚至借着天上的亮光还可以阅读报纸。”这样的发光现象,是等离子体复合爆炸明显区别与其他类型的爆炸的典型特征。

这个过程是由于发生等离子体复合爆炸后,空气被电离(通过碰撞电离、辐射电离、彭宁效应、热电离等过程),爆炸过后,电场减弱,离子开始复合,这个过程发生复合辐射——自由电子可以被电荷数为Z的离子所捕获,离子捕获电子后组成电荷较少的离子或中性原子,而被捕获的电子在这个过程中失去的能量,即以辐射的形式发射出来,这就是复合辐射。

通古斯大爆炸的一个明显特征,就是在方圆30公里的爆炸中心区域,树木被连根拔起,从爆炸中心向四面八方呈辐射倒伏。一般的化学爆炸或核爆炸不会将树连根拔起。之所以出现树木被连根拔起的现象,是由于地面和树木被自天而降的等离子体火球沾染了同号电荷(某种符号的电荷占的比例较大),由于同号相斥作用而使树木被连根拔起。

值得注意的是,“这次爆炸是如此的剧烈,甚至连南部九百公里之外的伊尔库茨克地震研究所也记录下类似地震程度的震动。震动波波及到五千公里以外的莫斯科和沙皇俄国的首都——圣彼得堡;甚至德国耶那城地震观测站也记录下来了强地震波,在其他国家如华盛顿和爪哇许多地震学家都记录了这次强烈的爆炸事件。”

综合上述讨论可知,通古斯大爆炸是一次超大规模的空间等离子体复合爆炸事件;由于参与复合的等离子体数量极大,密度极高,产生的核爆炸效应也极强,从而导致了空前规模的大爆炸。从当时的记述“天空北部突然裂成两半,林区上面的整个北部天空都被火覆盖了。”“巨大的火球几乎遮住了半边天空”来看,这种可能性是很大的。

爆炸之前,天上飞来“火球”。在通古斯,“当天早上在贝加尔湖西北方的当地人观察到一个巨大的火球划过天空,其亮度和太阳相若”,接着就是爆炸,继之以排炮般的轰鸣爆炸声。天启爆炸时,北京城“从城的东北方至城西南传来一阵轰隆声,出现了一个特大的火球在空中滚动”。也是接着就发生了爆炸,“忽有声如吼,从东北方渐至京城西南角,灰气涌起,屋宇动荡。须臾,大震一声,天崩地塌,昏黑如夜”。

爆炸造成蘑菇状云。通古斯爆炸之时,目击者报告看到“蕈状云”。天启爆炸的记载是“有大而黑的蘑菇、灵芝状云柱直竖于城西南角”。我们知道,原子弹或氢弹在空中爆炸也会形成蘑菇状云。

有火。彗星冲入大气层,如同火球,自然有火。通古斯“烧焦枯死的树横跨了大约50公里”。而在天启年的北京“王恭厂一带,地裂十三丈,火光腾空”。

但同样奇怪的是,两次爆炸,树脱皮,人剥衣,尽管有火,但爆炸中心“不焚寸木”。在通古斯,爆炸中心的树木全都光秃秃地直立,既没有倾倒,也未被焚毁,但它们的树枝和树皮则被脱去。在天启爆炸中,“不焚寸木,无焚烧之迹”,但“所伤男妇俱赤体,寸丝不挂”。

树脱皮、人剥衣的现象用火药爆炸无法解释。能够解释的是,天外来物在近地点爆炸,造成极其强大的冲击波,在爆炸的零点及周围,冲击波自上而下几乎是垂直而来,且冲击力极大,足以将树的枝、皮或人的衣服“剥去”。在这种强大的冲击波之下,火是无法燃烧的,无论多大的火都被瞬间吹灭,因此虽然爆炸当然伴随着火,但爆炸的中心“不焚寸木”。随之四散而开的冲击波就几乎是横向的了,自中心不规则地向外辐射,而且像原子弹爆炸之后产生的冲击波一样,以极高速度水平扩散,冲击力也是极大的,摧枯拉朽,波及甚广。

在通古斯“倾倒的树则是向爆炸中心相反的方向倾倒”,使“超过2150平方公里内的6000万棵树倒下”,几乎是平躺在地上。在天启大爆炸中,北京“东至顺成门大街,北至刑部街,长三四里,方圆二十三里,万余间房屋建筑顿时变成一片瓦砾”。“ 自宣武街迤西、刑部街迤南,将近厂房屋猝然倾倒,土木在上而瓦在下,”“东自通州,北至密云、昌平,到处雷声震耳,被损坏的房屋建筑无数”,巨木石狮都被拔地而起,抛到数里之外。

以破坏的面积和规模看,通古斯爆炸较之天启爆炸的外来体体积要大得多。通古斯爆炸体电光火球的直径约20米,爆炸点距地面大约5000至1万米之间,爆炸力相当于广岛原子弹的1000倍,也就是相当于1000万到2000万吨当量的TNT炸药威力,波及2150平方公里。而天启爆炸的爆炸范围直径大约1.5公里,面积达到2.25平方公里,波及的范围远至昌平、通州,但比之通古斯要小得多。

闻名于世的通古斯大爆炸与王恭厂大灾难有着许多相似之处,。有众多文献资料记载了这次大爆炸的情景和过程。

这次大爆炸有几个突出特征:①.有“几乎遮住了半边天空”的巨大“火球”自空中坠落,是造成这次大爆炸的直接原因,而空中坠落的火球,首选的“疑犯”只能是电离层中的“不均匀结构”——高密度等离子体团块。②.地下同时发出“开始像火车在铁轨上奔驰,五分钟后又像是大炮轰鸣”的异常地声。

《科学实验》1996年第3期刊登的王人龙编译的关于通古斯事件的文章,披露了1908年7月13日西伯利亚一家报纸关于这一事件所作的报道:“本地区发生了一次异常大气现象,6月30日上午7时43分出现了夹杂着巨大噪声的强风,随后发生了使建筑物振颤的地震。在此以前刮了两次强度差不多的大风。第一次和第二次大风的间隙,地下发出一种异常的响声,开始像火车在铁轨上奔驰,五分钟后又像是大炮轰鸣,响了五六十次后声音逐渐减弱,接着是短暂而有规律的停息。一分钟后人们又听到好多次来自远处的,清晰的轰鸣声,大地开始颤动……第一次爆炸把人和马都震倒了,把房屋窗户也震碎了,其强度可以想象。在第一次轰鸣声后有人亲眼看到一个燃烧的天体自天而降,从南到北划过天空,在东北方向的远处消失。……好多村子里的村民都清楚地看见这个飞行物到达地平线时升起了一团巨大的火焰。”通古斯卡河畔伐那伐拉镇的谢苗诺夫回忆说:“那天早晨,天空北部突然裂成两半,林区上面的整个北部天空都被火覆盖了,从北面刮了一股热风,火烧火燎地灼人,衬衫象是着了火。同时他听到天上呼的一声巨响,自己被摔出21英尺远,顿时失去了知觉。后来天空明亮起来,又有一股炽热的风从北边刮过来……”。

更为详细的资料记述了幸运逃脱这场灾难的当地农民谢苗诺夫的回忆:“当时天气很热,我起床正坐在楼顶阳台上乘凉,突然,西北方向出现了一道强烈的火光。刹那间,一个巨大的火球几乎遮住了半边天空。此后,火球由红逐渐变黑,然后就消失了……他们都说最先看到的是一个大火球,火球的光越来越强,当它从空中掠过渐渐地消失之时,随后是一阵巨响,同时一条刺眼的光柱直冲天空,紧接着出现了一团巨大的蘑菇云。

很明显,这次爆炸是由这个巨大的火球引起的,那么,天空为什么会出现火球,火球又是怎样形成的呢?容易判断,在自然界中,只有来自电离层、磁层的等离子体发生猛烈复合时才能形成这样的火球。而一般高度在七八十公里以上的电离层中的等离子体云团为什么会降落至地面附近呢?这是由于尼古拉.特斯拉的无限距离无线输电死光装置发射的等离子体能量与电离层、磁层等离子体发生电磁感应而导致的。

结论

关于这次北京城大灾难,明人在事后综合了许多认为是其征兆的异象。这些事件之所以和王恭厂爆炸放在一起,只不过代表着古人认为这些异象可能与王恭厂爆炸有关,并不代表这些事件真的与王恭厂爆炸有关。

有文献说:王恭厂爆炸时,有一位幸存的火药工匠吴二证实,爆炸是在他们制做火药时发生的。魏忠贤也不认为这次事故是地震。地震也决不会把石狮子震出城外。是另有强大的吸引力,竟然把5000斤大石狮子从石驸马大街吸起来抛到10里地开外东北方向的顺城门外,把大树抛到百里之遥的密云境内。“宣武街迤西、刑部街迤南,将近厂房屋猝然倾倒”。灾区位置,受灾情况与《天变邸抄》的描述大体一致。“凡坍平房屋,炉中之火皆灭。唯卖酒张四家两三间之木箔焚燃,其余则无焚毁”。古代建房以砖(土)木为主,既不牢固又很易失火,如将此灾断为“火药或天然气形成的热爆炸”,即使没有大火但爆炸产生的超高温热浪也不会留下“其余则无焚毁”低温冷火的现场。到目前为止没有人证实过现场曾发生过大火。《天变邸抄》、《酌中志》提到的“大震一声”。这些记载出自不同人之手,但说法吻合。同样是“须臾”,在这里强调的是,在大震之后不久,出现的“尘土火木四面飞集,房屋梁椽瓦窗壁如落叶纷飘”一些现象。 “沿近屋舍,人民已无燋类”。但是,火药爆炸,燃烧的木头满天飞舞,竟没有发生火灾甚至连些烧痕都没有,不可思议。排除了现场发生火灾、火药爆炸的可能。王恭厂火药工匠吴二的幸存就是王恭厂当时没有发生爆炸的最好证明,因为数万斤火药会把王恭厂全体员工炸得灰飞烟灭、尸骨无存。

研究北京城“1626.5.30”事件的专家们都把这次事件命名为“王恭厂大爆炸”,鉴于当时王恭厂没有发生大爆炸,我认为不能因为王恭厂曾经发生过多次爆炸事件就把责任推卸给王恭厂,根据以上事实和分析,我认为我们应该给王恭厂平反,我把这次亘古未有的惊天离奇怪异灾变命名为北京城“1626.5.30”大灾难。

如果说当时发生了爆炸的话,那也是电光火球的爆炸。“天启五月初六日巳时,天色皎洁,忽有声如吼,从东北方渐至京城西南角,灰气涌起,屋宇动荡。”《天变杂记》记载:在事发之前,后宰门的火神庙中忽然传出音乐,一会儿声音细些,一会儿声音粗些。守门的内侍刚要进去查看,忽然有个大火球一样的东西腾空而起,俄顷,东城发出震天的爆炸声,在爆炸中有许多人失踪。王恭厂在北京城西南偶,而爆炸发生于东城。北京城“1626.5.30”灾变,受破坏地区“东自顺城门大街,北至刑部街,西及平则门南”,受灾路径三四里大约1500—2000米,受灾范围十三里大约1000米宽,呈约2:1的长条形。没有明显的爆炸中心,受灾严重程度并不是“由中心向外延伸,距离越远破坏程度越轻。”灾情具有明显的不均一性。虽然爆炸后冲击波是向四面扩散的,但从记载中看,爆炸的力量主要是在王恭厂中心区内,如石驸马大街到工部衙门一带是官府衙门集中的地方。爆炸后“官员人等死伤者难以计数”,冲击力量在东、西和北三个方向,以东面和北面更强一些,惟独丝毫未提及南面。

北京城大灾难是在突然之间完成的,当事人没有看到灾难的发生过程,当时发生了时间停止现象,就如同2002年Jonathan Frakes导演的美国故事电影《时光骇客》Clockstoppers(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QyMzcwMzI=.html )中的镜头一样:“一响掀去轿顶,女人衣饰尽去”;“ 一响之后,师徒俱无踪迹”;“ 承恩寺街有女轿八肩来过,震后止见轿俱打坏在街心,妇女、舆人都不见。圆宏寺街有女轿过,一响掀去轿顶,女人衣饰尽去,赤体在轿竟亦无恙。”

电光火球的破坏是很不均匀的,受灾现场会出现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帝京景物略》“火神庙”条:死者皆裸,有失手足头目于里外得之者,物或移故处而他置之……《明季北略》:此外还可看见有石头忽然飞入云霄,磨转不下,非常怪异……大木飞至密云,石驸马大街五千斤大石狮子飞出顺城门外……(《天变邸抄》“一说头飞去,陷入墙内寸许” “石头忽然飞入云霄”一句中“忽然”一词很有意思,需要细细品味。地面发生的“爆炸”,它的瞬间推力是来自下方,物体被抛升到一定高度就会以自由落体速度下降,而石头忽然飞入云霄,并在高空中像石磨一般旋转不下来,说明这个旋转的力仍然在起作用,这个力量与向下的地球吸引力相等。这只能是软暗物质(见本人所著《广义物质论》)造成的。

对于静电能使人“脱衣”的例证,有资料记载:在前苏联曾发生这样一件怪事:在一次大雷击的时候,有一个行人遭到雷电的袭击后,衣服被剥去了,除了一些从皮靴上落下来的铁钉和一只衬衣的袖子外,他的衣服连踪影都不见了。

法国也发生过雷电脱掉人衣服的事。1987年8月,在法国的里摩拉近郊发生过一次可怕的雷击。中午11点半,几声雷在一片麦地里响开了。当时有一家4口人正在收割麦子。这受惊的4口人急忙躲到麦秸堆里去。但闪电恰好落在这儿。首先它把父亲打得晕倒在地,然后把儿子一下子打死,……儿子的尸体裸露着,他的衣服被分散到很远的地方。

这足以说明,静电(等离子体)是导致衣服脱离人体的能量的来源——当人体与衣服同时沾染了大量同号电荷时,同号电荷间的斥力足以将衣服斥离人体而远远飞去。这也间接印证了北京城大灾难是一次巨大闪电——空间等离子体爆炸性复合造成的。

那么被拔下的树木为什么会根向上、梢向下;被毁房屋为什么土木在上,而瓦在下呢?显然,这是由库仑定律即电磁作用的“平方反比”规律所决定的:按照库仑定律,两个带电体之间相互作用力的大小,正比于每个带电体的电量,与他们之间距离的平方成反比,作用力的方向沿着两电荷的联线。与地面带了相同电荷的树根、房基离地面(爆炸中心)最近,故受力最大,向上飞得最快、最高,故落地较晚,而树梢、房顶受力最小,向上飞得最慢、最低,故先落下,所以树根、土木在上,而树梢、屋瓦在下。整个来了个“底朝天”。而这也正是带电粒子的电磁作用所独具的有别于其他化学爆炸的显著特征。

再者,在普通化学爆炸中,被炸飞的物体应按照抛物线运动,除非人工控制,一般行程不会很远,但在北京城大灾难中,衣物、木料、器物等等竟能飞至西山、昌平、丰润等县,远达数十甚至百余公里,石狮也由石驸马大街飞到顺城门外,炸起的石块在空中“磨转不下”,这又是为什么呢?

可以说,上述物体远距离飞行,也是北京城大灾难存在软暗物质的一个有力证据。这次大爆炸记载有“自西安门一带,皆霏落铁渣如麸如米者,移时方止。”这些“霏落”的如麸如米的铁渣,正是被转化成软暗物质并被移动的结果。如果是地面炸起的铁渣又降落地面则只能持续很短时间,不会“移时方止”。

北京城大灾难不是一个偶然事件,是一个必然事件。凡是在历史上多次发生的事件都属于偶然事件,凡是空前绝后的事件,属于必然事件。为什么类似这种北京城“1626.5.30”惊天离奇怪异大灾难在中国历史上只发生一次?通古斯大爆炸属于尼古拉.特斯拉的人为电光火球死光武器实验造成的,那么北京城“1626.5.30”惊天离奇怪异大灾难也是高等智慧生物的电光火球致命武器造成的。

从古至今,电光火球一直是使科学家感到神往但又迷惑不懈的一种现象。伊特鲁里亚的碑铭,亚里士多德和卢克莱修的著作,近代原子物理学家尼尔斯·玻尔的论著,都提到过电光火球。按照现代等离子体物理学中最流行的一种理论,电光火球是定域于适当的磁场位形空间和速度空间的等离子体,它从周围获得能量,等离子区的直径取决子外部场的频率,因此产生谐振。但是目前还没有结果,科学家们的意见仍不一致。本来关于电光火球的知识在本世纪最初的几年中已被尼古拉.特斯拉研究出来了,后来却又随着这位伟大天才的逝世而失传了。

当特斯拉在科罗拉多的斯普林斯试验室进行发明研究时,发现电光火球不断在他的高压设备上偶然出现,这时他并不了解它有何用处。在他看来,这是一种讨厌的东西,可是总得把它弄清楚。于是他就着手研究这类奇怪的火球的形成方式,后来竟学会人工制造这种火球了。在1900年1月3日的一篇日记里;他先是记述他拍了几张实验室照片,然后提到他观察了火花转变成流光和火球的情况。特斯拉认为,原始能量不足以维持火球,还必须有另外的能源。

著名作家马克·吐温、演员J.杰弗逊和英国彼尔森杂志社记者查昂西·莫戈文回忆道:“想一想,你坐在一间灯光明亮的宽敞房屋里,四处堆满了各种奇形怪状的机器。一位个子瘦长的人走到你的跟前,只见他捻了一下手指,劈啪一声响,顿时就冒出熠熠一团红色火球,而他将火球捧在手上,泰然自若。你越看越惊异,这团火怎么不烧手指?他把火球贴到自己的衣服上,扪到自己的头发上,又塞到你的怀里,最后干脆装进一个木头盒子里。简直叫人不敢相信,这团火不论烧到哪里,都不留丝毫痕迹。你禁不住揉揉眼睛,看看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哩!”莫戈文对特斯拉的火球百思不得其解。其实何止莫戈文,那些与特斯拉同时代的科学家,没有谁能说得清特斯拉何以一次又一次地造成这种效果,而且直到今天也没有人能够解释清楚。奇怪得很,现代等离子体物理学家们虽有设备精良的实验室,有比特斯拉多100倍的科研经费,有比特斯拉多100倍的科研人员,可是造出来的等离子体电光火球的稳定性,同特斯拉造成的真正电光火球相比,根本不能同日而语。

在高温下由人工控制进行的氢核聚变反应叫受控热核聚变反应,这种反应释放的能量是目前人类最理想的新能源,它以海水为原料,提取氢的同位素氘,在近亿度的极高温度下发生热核反应,释放巨大的能量。这种能源的原料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而且极少放射性污染,实现受控热核聚变反应最关键的问题在于保持高温等离子体的相干性,将其约束在一定的磁场位形空间和速度空间内,使它具有一定的稳定牲。由于电光球被认为可以有效地约束不稳定质体,以致于在实现受控核聚变的国际竞争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所以现代有许多等离子体物理学家醉心于研究电光火球。

特斯拉的研究表明,电光火球是可以在人工条件下形成的,而它的运动似乎可以由人的意念来控制(特斯拉能做到)。这样,一直被认为是自然现象的电光火球就成了一种人工现象。

但愿人类之中能够再出现一位伟大的发明天才,把特斯拉逝世时带到另一个世界里去的关于电光火球的知识寻回来,制造出稳定的电光火球,使受控热核聚变反应得以实现,这样,人类面临的能源危机就能得到最终解决。我相信,那时候全人类都会感激他的,诺贝尔科学奖也会授予他的。到那个时候,“1908.6.30”通古斯大爆炸和北京城“1626.5.30”大灾难的真相也就会大白于天下了。
返回页首 向下
http://www.jkw15.com
蒋开文
管理员
管理员
avatar

帖子数 : 2379
积分 : 5194
威望 : 6
注册日期 : 11-07-26

帖子主题: 回复: 明朝天启北京王恭厂大灾难385周年祭    周三 十月 19, 2011 10:15 am



明朝京城奇灾悬案─王恭厂大爆炸。


明代天启六年发生在北京城的一场大爆炸,与3600多年前发生在古印度的“死丘事件”、1908年6月30日发生在俄罗斯西伯利亚的“通古斯大爆炸”,被人们称为世界三大自然之谜。这三大灾难的发生原因引起了人们浓厚的兴趣,科学家也对此进行了深入的研究,但至今众说纷纭,灾难之谜一直没有被解开。尤其是发生在中国境内的“王恭厂大爆炸”,更是以其惨烈、诡秘而为世间所罕见。这次爆炸的真正原因是什么,至今众说不一。


对于这次爆炸事件,很多文献都有记载。如《《明实录·明熹宗实录》、《国榷》、宦官刘若愚所著《酌中志》、北京史地著作《帝京景物略》、《宸垣识略》、《明季北略》、《畿辅通志》、《雪卢焚余稿》、《帝京景物略》以及孙承泽所著的《天府广记》等都有记载,尤其是以佚名抄撰的《天变邸抄》对王恭厂灾变的记述最为详细。这种邸报底本在当时是属于官方的,相当于今天的政府新闻公报,因此有较高的可信度。


据《天变邸抄》中的描述:明代天启六年五月初六(公元1626年5月30日)早晨,京师〔北京)天色皎洁,突然一声巨响,如同天崩地裂,顿时间烟尘弥漫,天昏地暗。狂飙骤起,人畜、树木、砖石等被卷入空中,又随风落下,数万房屋尽为齑粉,死伤二万余人,让人心惊胆战,怵目惊心。与狂飙骤起同时,地下大震,屋宇动荡,房倒屋塌,房梁、椽条、窗户、瓦片像落叶一样纷纷飘落,火光冲天,毁坏房屋数千间,同时还出现地陷,有人还被陷入地中。


出事之时,明熹宗朱由校正在干清宫用早膳,突然,他发现大殿震荡起来,不知发生了什么祸事,吓得不顾一切就逃。跃出门外,他急忙拚命向交泰殿狼狈奔去,内侍们惊得不知所措,只有一个贴身内侍紧跟着他跑。不料,刚到建极殿旁,天上忽然飞下一块鸳鸯瓦,正巧砸在这个内侍的脑袋上,当即脑浆尽裂,倒地而亡。熹宗皇帝也顾不上他了,一口气跑到交泰殿,正好殿内墙角有一张大桌子,他连忙钻进去,才躲过此劫。


爆炸发生后,消息迅速传遍了全国,无论是王公贵族还是黎民百姓都感到十分惶恐,认为此次灾变与当前国家的政治***、宦官专权局面有很大的关系,是上天对皇帝的警告。在舆论的压力下,皇帝下了一道“罪己诏”,表示要“痛加省修”,决不让此类现象再次出现,并从国库拨出黄金一万两以救济灾民。


爆炸使老百姓死伤惨重,这次爆炸事件中出现的许多诡异现象更让广大民众惶恐不安。例如在此次灾难中,出现了人群失踪现象。据记载,宣府杨总兵一行连人带马共七人没了踪影;承恩寺街上行走的女轿,事后只见轿具被打坏在街心,轿中女客以及八个轿夫都不知去向;西会馆的塾师和学生共三十六人,在爆炸之后,也全都没有了踪影。


除了失踪让人觉得诡异之外,奇怪的“脱衣现象”更让人百思不解。据当时的史料记载,这次事件中,不论男女,不论死活,也不管是在家还是在路上,很多人衣服鞋帽尽被刮去,全为裸体。如《天变邸抄》中记载道“所伤男妇俱赤体,寸丝不挂,不知何故。”《日下旧闻》中记有这样一件事:元宏街有一乘女轿经过,只听一声震响,轿顶被掀去,女客全身衣服都被刮走,赤身裸体坐在轿中,竟没有伤及皮肉。他们的衣服哪里去了呢?据《国榷》记载,震后,有人发现那些衣服全挂在西山的树梢上,昌平县校场也是衣服成堆,此外还有器皿、首饰和银钱等。


另据一些史书记载,其实在爆炸发生之前,便出现了一些离奇的征兆。如《东林始末》记载,五月初二夜间,前门楼角出现有几百团飘忽不定的火焰,不一会儿,这些火焰合并成一车轮大的一团。另据《天变杂记》记载,后宰门有一火神庙在六日早晨传出奇怪的音乐声,一会儿声粗,一会儿声细。看门的刚要进去查看,忽然有个大火球一样的东西腾空而起,不一会,东城便发出震天爆炸声。这火焰和火球与大爆炸究竟有何关系?


对于王恭厂特大爆炸事件,三百多年来历史学家和科学家一直在研究和探讨,但一直没有定论。比较多的人认为,是当时位于爆炸中心的一座手工军火工场—王恭厂内火药爆炸所致,所以此次灾难又称“王恭厂奇灾”。但据爆炸专家估算,根据史料中记载的情况,奇灾相当于三万吨黑色火药爆炸的能量,然而王恭厂内贮存的火药最多不超过几百吨,根本形成不了如此大的冲击力。


有人根据当时出现了“飓风一道,内有火光”,“西安门一带皆霏落铁渣,如麸如米者,移时方止”,以及呈方向性的冲击波、陨击坑等记载,认为此次灾难可能系陨星坠落造成的。但是爆炸后,在现场并没有发现任何陨石。


尤其是爆炸后出现的“人群失踪现象”和“脱衣现象”,更是令现代科学的理论无法解释的。因为炸死了人也会有尸体或被炸断的肢体残骸存在,怎么能几十人都没有了踪影呢。“脱衣现象”更是令人匪夷所思,因为一个人要脱去全身内外衣裤,必须要举手抬脚才能做到。怎么会一声震响后,全身衣服都被刮走,变成赤身裸体了呢。强风刮去衣服,也先要把衣服吹破裂,才能刮去,那总有衣服撕碎的破片存在,不可能像变戏法似的,一下子就将人穿着的衣服不经手脚就脱了出来,而且还挂在另处的西山树梢上,和堆在昌平县校场上。就像是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在做这件事情,那么这种神秘力量又是来自什么地方呢? 现代科学恐怕永远地也无法解释这个谜。

_________________
蒋开文简介:男,1962年出生。中文本科学历,中学一级教师;中国周易研究会会员。目前专职从事个别化教学研究和预测学研究。   电话:13401857779      qq号:1142194667  地址:洪泽县益寿中路27号 老蒋命馆
返回页首 向下
http://www.jkw15.com
 
明朝天启北京王恭厂大灾难385周年祭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中国预测研究-论坛 :: 『时政科学教育』 :: 国学教育科技-
转跳到: